当前位置:

北大学神雪耻记:从被15连拒到普林斯顿全奖

来源:环球网 作者: 编辑:见习编辑:陈馨怡 2014-04-23 15:26:04
时刻新闻
—分享—
  2014年1月的某一天,王龙反常地起晚了,之前总是早上5、6点钟就醒来查邮件的他难得睡了个安稳又绵长的觉。9点多起床后第一件事还是查阅邮件,他如常打开电脑,进入邮箱,顿住,随即冲出卧室叫来隔壁房间的父亲。这对一贯内敛的父子盯着电脑屏幕,突然同时吼了起来。
  
  邮箱里躺着两封让王龙热血沸腾的offer,一封来自傲居2014USNews排行榜榜首的普林斯顿大学,另一封则由素有“南哈佛”之称的埃默里大学发出。而且,都是全奖。
  
  而去年的此时,这个北大骄子开始遭遇凌迟般的15连拒。
  
  积郁和忐忑终结,惊喜还没有结束。随后的日子里,捷报频传,在申请的20所美国名校中,有7所给他发了offer,且为其提供全额奖学金。在确定了去普林斯顿的意向后,他还取消了原有的一些申请。这个跟自己死磕到底的年轻人终于得偿所愿,用闪亮的offer踢走了仿佛衰神附体般的2013申请的灰败之年。
  
  凌迟
  
  室友接耶鲁offer,我接15连拒
  
  今年并不是王龙第一次申请美国化学博士(PHD)。2013年,他首次申请美国15所名校的PHD,结果等来的却是接连不断的拒信。
  
  作为一个拥有优异成绩和过硬科研水准的北大化学系本科生,王龙是硬件与软件俱佳的天之骄子。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学霸,一路拿奖,该学该玩儿的一个没落下,轻轻松松被保送北大,晋级学神。
  
  虽然没斩钉截铁的决心要留学,在周遭大氛围下,大四伊始王龙也加入出国深造的大军,开始了繁琐的申请。他申请的15所美国大学,大都是美国排名前20的好学校,当然也有一些排名四五十的保底学校。
  
  当时他“各方面都不错”,GPA排院系top5%;修了计算机编程双学位;科研方面比其他理科生有成就,在权威杂志有一篇署名第二作者的文章发表,这在当时的本科生中并不多见。稍有不足的是英语,托福100分,GRE是语文150、数学170、作文3.0。尽管觉得英语“分数有点低”,但凭借学术背景和科研实力等过硬的条件,王龙认为自己申请有机化学PHD,其实问题不大。接踵而至的拒信很快给他以迎头痛击。
  
  从2013年1月底到当年3月底、4月初,王龙前后收到15封拒信,连保底学校都没申请上。这是个“希望逐渐磨灭的过程”,王龙说。
  
  美国高校发放offer,通常是分批次的。1月份通常是好学校的放榜季,他颗粒无收,于是寄希望于2月份,邮箱里收到的依然只有拒信;2月底、3月初的时候,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焦急地给对方学校发邮件询问录取的事,努力做了些挽回动作。可惜无力回天,到3月底的时候他把拒信接全了。
  
  “当时感觉像被凌迟一样,而且还一刀刀刮了3个多月。”王龙对《留学》记者说。
  
  在王龙被一封封拒信毁灭自信的同时,他周围的同学频传捷报。和他同专业且申到顶尖学校的同学挺多,“哈佛来了两个Offer,麻省好像也有两个,伯克利是两个。”
  
  他的舍友,也是和他实力旗鼓相当的好“学伴”和好朋友,在那段时间里收到了包括耶鲁大学在内的6封0ffer,而且“还没有接全,接到6个之后把其余学校都取消了”。这些和他水平差不多的同学都求仁得仁,只有他惨遭滑铁卢,失败得一塌糊涂。
  
  越来越惶恐的王龙,甚至曾可怜兮兮向舍友求救:“你拒绝那些学校的时候能不能顺带提一下我?”
  
  雪耻
  
  深耕PHD申请,连收普林7名校全奖
  
  接完所有的拒信,已是大四下学期,临近毕业的时候。王龙坦陈,有一个月的时间特别迷茫,不知道要干什么。那时候,他并不是毫无出路,相反,选择和出路还挺多。可以去欧洲国家念博士,可以留在学校的实验室干活,或者去化工集团工作。
  
  “我总感觉挺迷茫的,想来想去还是想再申一次,因为不甘心。”被15所学校拒收之后,王龙反而坚定了去美国留学的信心,他没有找工作,而是决定背水一战,再赴申请之路。
  
  这一次,他在此前失败的教训上进行了总结和反思,笃定要深耕下去。GPA已经没法提高,他惟有从英语、科研等方面发力。
  
  王龙比较过自己和拿到offer的同学。从条件上来看,王龙认为自己和学霸舍友其实差不太多,“我们两个除了英语之外,其他各个方面都真的很一样。”论年级排名,王龙排第七,舍友排第九;科研上,他们水平相当,都有一篇署名第二作者的文章发表在权威杂志上。“我去过伯克利,他没有去过;我还有一个双学位,包括其他的一些实践参加的比较多。感觉自己挺有优势的,结果一封offer也没有来,挺伤心的。”
  
  后来他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舍友的英语非常好,不仅托福考了113分的高分,GRE的成绩也很逆天,作文竟然高达5.0!“除了他之外,我没有见过一个理科生上4.0的。”王龙分析第一年失败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英语不太好,申请时间也比较紧张,没有经验,文书和写作上有一些弱势。“当时的CV(简历)、PS(个人陈述)都是自己做的,可能有些马虎。”
  
  接下来的几个月,王龙死磕英语。每次当他觉得水平有所提高时,考出来的成绩却都原地徘徊。学到后来,王龙“心里都怵了”,硬着头皮继续学继续考。直到考到第三次,托福上了110,GRE写作提高至4.0,他才松了口气。“好像积累到一定程度,突然达到了质变,你就知道,没有白费的努力,只要坚持下去,肯定有回报。”
  
  此外,王龙还对文书进行了精心打磨。他不停改进自己的文书,例如删除了一切和科研无关的经历,把它修饰得专业而严谨、整齐。
  
  因为15连拒的压力,王龙对待文书更为谨慎,他甚至一度想过找中介帮忙,后来还是决定一切靠自己。不过一个偶尔的机会,他认识了新东方前途出国的留学顾问王丽娟老师,王丽娟看了他的文书,说你不用找中介了,同时给了他一些修改意见。略微调整之后,王龙发现文书中的自己亮点非常明显。他有了更多底气。
  
  同时,他把科研文章的发表数量提高到4篇,是初次申请的4倍。
  
  总结过第一年的失败教训后,他觉得很有必要跟教授套磁。“通过和教授进行学术交流,展现你自己某一方面确实适合他,这个很重要。我第一年吃亏就在于,有篇文章只是展现自己,为什么符合教授的研究并没写得特别好;另一方面,我也没有套磁,因为有点怕这引起教授的反感。其实没有必要害怕,套磁真的会有好处的。”
  
  在竭力将科研、英语、文书提升至极致之后,王龙对于二次申请坦然了:“我把我能做的都做到最好,再不来消息,我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沉淀
  
  经历悲喜,才看清未来的路
  
  “看到普林斯顿offer的时候,有没有一雪前耻的感觉?”《留学》记者问。
  
  “在申请之前那几个月,自己写材料,自己联系老师,所有事都自己办,特别紧张,特别怕失误,翻来覆去看好几遍,那时填表格都要填吐了。1月份拿到offer的那个早晨,确实突然感觉松下来了,放心了。平常不会特别激动,当时一下喊出来了。”
  
  现在的王龙平静了许多,做起了义务留学指导,经常给学弟学妹们分享一些经验,用自己的经历鼓励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在接受《留学》专访的当天,他正在准备第二天的留学公益讲座。
  
  回忆起去年的痛苦,王龙有种涅?重生的庆幸。他很笃定自己接下来要走学术道路。“本科期间有很多幻想,可以保研或转专业。经过这一年之后,那些幻想少了一些。我觉得要脚踏实地做一件事情,硕博连读这5年的学术路也更坚定一些。”王龙很感激父母在他最迷茫时给了他毫无保留的支持和鼓励。至今他的手机里还保存着当时父亲发给他的一条短信:“相信会行的,不能沮丧!失败不是坏事,失败会让你冷静地思考,也是将来成功的积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教育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