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情满“三区”支教:学生都是我的孩子 一个也不能少

2018-01-31 16:13:23 来源:红网 作者:伍慎 编辑:彭佩

支教老师伍慎和孩子们在一起。

  正如南朝刘勰在其著作《文心雕龙·神思》中所言: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二0一五年下半年,积极响应湖南省教育厅“三区”支教的号召,我有幸成为了一名传递爱心的使者。两年多来,游走于桑植、慈利两地,零距离接触到了武陵山区、澧水河畔的生动表情。期间,常常被一种爱与被爱的莫名情愫所深深地感染打动。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份情意呢?

  支教的工作和生活给了我太多的喜悦与感触,往日的点点滴滴,所见所闻如电影蒙太奇般不断向我投来展开。此刻,郑重地撷取支教生活中的片断花絮,把她复制组合记录下来,以此敬献给那些关爱“三区”学校的人们。

  报到:与支教那方土地亲密接触

  大凡与“一”有关的人和事,总是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却。

  支教报到第一天所经历的人和事,就更加坚定地印证了这种认知。

  登上一栋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老式办公楼,通过逼仄的楼梯,直奔三楼小会议室.一个个陌生的笑客,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主持支教迎新会议的竟是桑植县教育局一把手向贤良局长,这倒令我们一行所没料到的。

  “欢迎从常德来的各位支教同志,欢迎,欢迎!”

  “吾道南来,自是濂溪一脉。常德与桑植就自然地理区域而言,同属武陵山脉,在文化上应是比较接近的。但在教育发展水平上,两地是有差距的。各位的到来,及时有效地打破解决了我们县部分乡镇学校师资严重不足的瓶颈和问题。”

  “各位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条件艰苦,背井离乡,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如今后在支教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可以向我局人事股或受援方(以下称点校)校长反映联系解决。”向局长的一番话给我们一行吃下了定心丸。

  一出了桑植县城,一路向北,经过贺龙元帅的家乡洪家关,车就上了盘山路。经过九曲十八弯,约摸半个小时的时间,车停在一山坞处,最终到达目的地——桥自弯镇学校。

  支教点前身为中国工农红军廖汉生红军学校,共有师生一千六百余人,是一所九年义务一贯制学校,也是全国百所红军学校之一。

  “没办法,学校目前就是只有这样的住宿条件。”点校校长王瑛指着在校老食堂改造,用十几张三合板隔断搭就的不足二十平米的临时住房对我说。

  “你们支教老师的住宿条件稍微还好点,我校在职教师职工往往是三五个挤在一个宿舍,许多特岗教师只能在附近租借民房才能解决应急。”

  “我们这儿距离你们常德近七百里的路程,往返一趟确实不易,平时不回的话,周末可到学校食堂自取些食材做饭。”王瑛校长指着早就为我备好的一套崭新的炊具用品又说道。

  入夜的大山,静谧而又空灵,远处不时传来虫鸣鸟啾的声息,时值秋分时节,那丝丝凉意向我袭来,倒也惬意。伴着从手机那头家人、同事打来或发来的诸如“保重身体,安心工作”的祝福话语,安然入睡。

  第一次出远门支教,第一次遇到的那一个个陌生的笑容,那一句句寻常的话,以及那千般叮咛,万般嘱托。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关怀,一种期待,更是一种信任。

  耕耘:与支教师生融为一体

  短暂而又漫长的支教生活是平淡充实且快乐着的。

  说是平淡,即每天三点一线,宿舍、教师、食堂。点校教务主任为我安排两个毕业班的历史和一个班语文的教学任务。作为张家界市首个挂牌的“乡村少年宫”试点学校,后来,我还主动请缨承担了点校书法班的教学任务,平均下来每周不少于五节课,担子不轻,说不累倒是假话。原本在原单位每天只有两三节课的我,仅一周就很快调整适应过来,迅速进入到了支教的角色和状态之中。

  说是充实,即有成就感。“老师,我屋里的伢你帮我看紧点,”每当接待家长交流学生的学习情况、表现时,他们大都会说同样的话,工作中我不敢有丝毫懈怠。还记得为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我自掏腰包千余元从常德购买了学习用品及文学书籍作为奖品,奖励那些平时听讲学业进步的学生;还记得为上好第一堂公开课,自制课件至深夜;还记得为补差有时忘记吃饭。

  说是快乐,即支教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周末闲暇之余,王瑛校长带领我去拜望该镇全国最美乡村教师刘平汉,领略当代教师的风采,我甚是荣幸;总务主任带我去参观瞻仰贺龙故居和纪念馆,缅怀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我甚是激动;平素要好同事会时不时来到我的住处,捎上几斤自产当地的枇杷、猕猴桃等时令水果,来尝鲜,我甚是感动;还有那乐此不疲晚餐后雷打不动的散步,竟让困扰我多年的眩晕悄然消失,我甚是高兴。

  “澧水三千,只取一瓤饮。”久留他乡,偶闲至澧水江畔,陡生“袅袅兮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的情思……桑植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也同时触发了我的创作久违的灵感,消解了我一时的苦楚。我把这种情思转化为文字,创作了散文《魂兮归来》,成功发表在本土市级刊物上。为此,点校还奖励了我二百元现金。当那散发着浓郁墨香的作品摆在我的面前时,我猛然觉得自己似乎已与这桑植的山水融为一体。

  桃李不言,下自成行。支教工作生活折射出款款情意,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义务,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担当。

  支教工作即将结束前的一个月,桑植县教育局人事股长陪同张家界市教育局分管教研工作的领导来点校调研“三区”支教工作,在座谈会上,王瑛校长在汇报时充分肯定了我在支教工作中所取得的成绩。

  一个月后,一本红红的“支教先进个人”证书,竟似如约而至般地幸福地出现在我面前。

  幸福:学生都是我的孩子 一个也不能少

  第二年,点校在慈利县江垭镇的南洋书院。这是一所由社会各界力量捐赠的新兴的乡村学校。该校校园景色四季宜人,白墙灰瓦,檐牙高啄、廊腰缦回的建筑别具一格,被称为“湖南最美乡村学校”。“三区”学校大都存在教学基础设施陈旧,教师队伍老龄化、师资严重不足等现象。且学生大多为留守儿童,有的家庭还处于贫困线上,属于建档立卡对象。他们的父母大多常年在外打工,由于长期缺少父母陪伴,往往与隔代监护人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个别留守儿童成绩不佳,自我约束能力差,这是“三区”教育发展面临最普遍的问题。

  近两年来,慈利县教育局为转变这一教育现状,号召各学校重点加强对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力图通过利用传统文化教育来浸润净化学生的纯洁心灵,以促使学生健康成长。一时间,全县各乡(镇)村中小学诵读国学经典蔚然成风,养成教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就点校南洋书院而言,就有很多学生对《三字经》《弟子规》《道德经》等典籍谙熟于心,个别甚至已达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六·一”将至,如何让点校的孩子欢度自己的节日,以什么方式来慰藉留守儿童幼小的心灵呢?天随人愿,偶然的一天上,在湖南银顶置业有限公司任财务总监的老同学丁安给我发来信息,他们企业为回报社会,愿意主动与乡村学校联谊,好事就真的这样一拍即合了。

  二0一七年六月三日,捐赠仪式在点校南洋书院心武会堂隆重举行。湖南银顶置业有限公司当场为点校学生捐赠学习用品及物资若干,学生们则诵读国学经典的方式以示答谢。“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也;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也。”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平日的功课,今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听着学生们响亮而质朴的声音,望着他们脸上洋溢着开心和幸福的笑容,我心里美滋滋的。

  次日,红网张家界分站登载了以《大手拉小手,情系农村留守儿童》为题的新闻报道。

  当我把这则新闻发给同学老总时,他谦逊地回应到:“既做了好事,又留了名。”

  多好的同学,多好的企业啊!当全社会各界的力量都在关爱留守儿童,关注教育的发展,相信“三区”教育会越走越远,越办越好。

  此次为“三区”孩子成功牵线搭桥,却也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算是对点校情意一次回馈吧。

  那巍峨的武陵山脉,横亘在广袤的华中地区,那汤汤澧水,奔流不息入八百里洞庭,是那般伟岸,那般温柔。他们是武陵儿女共同的精神家园,托起明天的太阳,昂首迈向新时代,大家只争朝夕。(作者:常德市鼎城区第九中学 伍慎,98级湖南师范大学现当代文学在职研究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