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麻雀小学”:孩子在学校就在

2016-10-31 09:04:32 来源:长沙晚报网 作者:岳霞 编辑:苏小莉

  一所学校,却只有一两个老师、两三个学生——这样的单人校或教学点,虽然是长沙教育一个细微的分支,却以教育者最寂寞的坚守,承担着教育均衡公平的使命,让一个个小山村读书声不绝。

  长沙市教育局的最新统计表明,目前单人校或教学点主要集中在浏阳市、长沙县和宁乡县等地,每年的生源不同,教学点也有变化。而它们存在的理由只有一个:学生在哪里,学校就应该在哪里,教育就应该在哪里!

  现状

  浏阳、宁乡和长沙县均有“麻雀小学”

  2016年浏阳有15所“单人校”,宁乡有4所“麻雀小学”,长沙县也有一些只有一二十名学生的小学校。

  按照此前的计划,2017年底前长沙农村中小学全部建成标准化学校。因此,这些单人校或教学点,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学生,却都有整齐的校舍,有图书室,有操场,有乒乓球桌、篮球场,有升旗台,甚至还有通到教室的网络设备“班班通”,都配备了电脑、投影和现代化的电子白板。一般学校该有的教学设施设备都有,应了那句“麻雀虽小,肝胆俱全”的俗语。因此,这样的单人校和教学点,也被人称为“麻雀小学”。

  长沙市“麻雀小学”的数量,每年都在变化。

  由于山区所占面积多,居民居住分散,浏阳市的“麻雀小学”数量最多。2014年,浏阳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300多所,山区薄弱校和教学点有81个,其中有33个“单人校”;2016年,“单人校”共15所。浏阳市教育局局长汤显华介绍说,自2013年起,浏阳投入大量资金到薄弱校和教学点的改造中,“即使只有一名老师,所有学校该有的硬件,一样不落地配齐。”这些“麻雀小学”还通过岳麓区博才咸嘉小学、雨花区砂子塘泰禹小学等5所城区名校为主校,采用“一托三(四)”模式,用网络对点连接、实时互动,让400余名山区孩子直接享受到城里学校音乐、美术、英语等专业老师的授课。

  从今年的最新数据来看,宁乡有4所“麻雀小学”,分别是花明楼镇靳江小学、流沙河镇长冲小学、流沙河镇奇观小学、煤炭坝镇煤城中学小学部。

  长沙县也有一些小学校。“学校只有一、二、三年级,一年级9人、二年级4人、三年级14人,全校学生加起来只有27人。”高桥镇峡山小学校长汪希稳介绍,学校有4名老师,其中2名是代课老师,一名还要负责学前班的教学。黄花镇大兴小学也是个只有20多人的学校,不过,跟峡山小学一样,该有的教学活动,学校一样不落,甚至还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教学点的学生也在不断变化。

  比如浏阳市白石小学,2014年7个学生,2015年18个学生,2016年增至38个;浏阳市双溪小学以前有400多个学生,现在却只有16个。2015年宁乡大成桥镇玉堂学校有2个年级,2名老师,4名学生。玉堂学校校长陈命桂告诉记者,2016年学校停办,只办了一个学前班,招收了20多名幼儿,目前有3名老师。

  释疑

  “麻雀小学”为什么没有被撤掉

  吴义华:如果这个教学点没有了,孩子们就要到五六里外的另一所小学读书。

  卢鸿鸣:每一个学生都值得尊重,每一个家庭的实际困难都应该考虑。

  2016年,浏阳市杨花乡大山学校只有二年级一名学生。老师是57岁的张安连,学生是7岁的张秋香。所有学校该有的设施,都为这个唯一的学生存在。这个学校经媒体报道后,也惹来不少人不解:为一个学生耗费这么多教育资源是否值得?

  这让记者不禁想起几个月前日本媒体报道的“一个人的车站”的新闻。为了方便一个孩子上学而保留一座车站,日本的“一个人的车站”曾经刷爆我们的朋友圈。可是,就在我们身边,为了一两个或者十几个孩子上学,而保留一所现代化的学校。这样的案例,却并不鲜见。

  目前在一家职业院校任教的教育硕士张平表示,暂且不论教育资源是否浪费,让孩子一个人接受教育是否符合孩子在集体中成长的天性问题,也值得教育者考虑,“不如关停学校,让孩子去最近学校就读。”

  除了学前班,浏阳市双溪小学只有一名老师,16个学生,一年级8个、二年级5个、三年级3个,16名3个年级的学生同在一间教室,算是超级复式班。唯一的老师吴义华在上面给3个三年级的孩子上课时,一、二年级的孩子自己做作业;给二年级的孩子上课时,一、三年级的孩子做作业。语文老师是她,数学老师也是她。所幸的是,学校配备了完善的网络,每周四,会连上网络,直播浏阳长南路小学老师的音乐和美术课,学生还可跟老师互动。

  “麻雀小学”为什么要存在?吴义华的理解就是,如果这个教学点没有了,孩子们就要到五六里外的另一所小学读书,这对家长和不到10岁的小学生来说,都是个非常现实的难题。

  长沙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卢鸿鸣的理由则是,教育是一种基本的民生,不能完全以整体的效率来考量。每一个学生都值得尊重,每一个家庭的实际困难都应该在教育制度设计的考虑范畴之内。

  虽然他们的表述各有不同,其内涵却是一致的。

  根据学生需要设点,这是“麻雀小学”为什么每年数量、地点都变化的原因。浏阳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鄢平建表示,每年秋季开学前都要进行调查,根据学生的需要设点,“只要有一个学生需要就读,这个点就保留。”

  故事

  年轻女教师

  一个人坚守学校

  这样的生活辛苦吗,孤独吗?吴义华目光清澈地看着记者说:“不寂寞,很踏实。”

  如果你走进这些教学点,看到那些敬业的老师,你也许会突然明白,什么是淡泊名利和道德高尚。虽然这些老师认为,这是最普通和平常的事情。

  吴义华在双溪小学已经呆了7年,把一个人最美好的7年青春岁月,都给了这个最偏僻的教学点。2008年大学毕业,在长沙代课一年后,吴义华被当时的双溪小学校长召回。“当时双溪小学修校舍,学校搬到附近农民家里,20多个学生,有编制的老师都不太愿意来。”吴义华是双溪小学毕业,以前的校长听说她在长沙代课,劝她回来。“我想了想,读了书,最终还是要回到家乡的嘛,然后就回来了。”

  学校有住在大围山顶上的学生,走山路,起码要一个小时。但是吴义华每个学生都会去家访,特别是留守儿童和比较调皮的孩子,会去好几次。

  夏天最迟不超过清晨6时,冬天最迟不超过7时,学校就要开门。“因为家长一般都是把孩子送到学校门口再去干活,我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吴义华说。到晚上时事情没做完,推迟来接孩子的家长也常有。有时候家长要去外面做几天事,把孩子搭给老师带几天的,也有。

  对于家长经常把孩子托付给她,吴义华不觉得麻烦,“反正都是举手之劳。”孩子走了,夜晚的时间,是吴义华备课和看作业的时候。乡村的夜晚黑漆漆的,她一个人,也没别的地方可去。

  这样的生活辛苦吗,孤独吗?吴义华目光清澈地看着记者说:“不寂寞,很踏实。”她说,如果她走了,没有老师愿意来,这个点就散了。“我要努力考上编制,一直在这里当老师。”

  吴义华的弟弟吴世红2009年从浏阳师范毕业,以前也在双溪小学当过代课老师,现在调到了白石小学当老师。

  前几年,白石小学在长沙市教育局的投入下,翻新了教学楼,新建了教师周转房、厕所和操场,以前流失的学生又回到了白石小学。吴世红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对未来的信心也更足了。相对于自己的各种待遇和境遇,吴义华考虑得最多的是孩子们,最担心学生流失,“学校正规化一点,孩子会更有兴趣,老师会更有走下去的力量。”

  改变

  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惠及乡村教育人

  长沙坚持把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实施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策略的重要内容,努力为农村学校培养“下得去、教得好、留得住”的教师队伍。

  10月20日至21日,长江中游四省会城市“中国教师发展·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研讨会”在长沙举行,长沙、武汉、南昌、合肥四城市共同签署了落实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的《长沙共识》。其中提出,到2017年,要力争使乡村学校优质教师来源得到多渠道扩充,乡村教师资源配置得到改善,教育教学能力水平稳步提升,各方面合理待遇依法得到较好保障,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逐步形成“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的局面。

  实际上,近年来浏阳市教育局、长沙县教育局、宁乡县教育局等已在采取多种办法,增加乡村教师的幸福感。比如在待遇上,增加乡村教师专项津贴,让“越是偏远地区的教师待遇越高”;对代课教师举行“待编教师”的专门考试,“待编教师”不仅与正式教师待遇相同,还能在3~5年内解决编制问题。

  针对像吴义华这样的大龄单身女教师,浏阳市教育局每年专门组织一次青年联谊会。“联谊会跟‘非诚勿扰’类似,一次联谊会,就牵手了十多对。”鄢平建介绍道。

  这对吴义华、吴世红这些乡村教师来说,也是安心的温暖。

  安心,自然不愿离开教师岗位。

  2015年,浏阳市拿出10个乡镇文化站长、专干的编制面向乡村教师定向考试。本来以为会应者云集,结果却大出浏阳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的意料——最后只有3名教师参与。这一现象并非偶然,据鄢平建介绍,这两年报名从农村考往浏阳城区学校的教师比例也在大幅下降。

  长沙市教育局副局长邓芸介绍,长沙市现有各级各类学校2852所,在校学生191.8万人,教职工13.58万人,其中有农村中小学教师2万多名。近年来,长沙坚持把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实施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策略的重要内容,努力为农村学校培养“下得去、教得好、留得住”的教师队伍,有效提高了农村教育质量。

  “长沙市坚持定校补充、定点支教、定期交流、定向培养、定量配置的‘五定式’补充,不断优化农村教师队伍结构;实施‘一体化’培养,建立‘一网两站三平台’的师训体系,有效提高了广大农村教师的专业素养;通过提高福利待遇、改善工作环境、注重人文关怀等多方位保障,提高农村教师幸福指数。”卢鸿鸣表示,目前长、望、浏、宁四区县(市)的乡镇及以下学校在职在岗教师,按照学校在自然村、村委会所在地、乡镇政府所在地三类情况,分别按每人每月不低于900元、700元、500元的标准发放补贴,校长在发放标准上可提高100元~300元。“从今年起,市财政给浏阳、宁乡边远乡镇学校教师每人每年发放1200元补贴。四区县(市)在制定自己的实施方案时,均落实了上述政策。”卢鸿鸣介绍。

  相关链接

  部分“麻雀小学”情况

  浏阳市

  张坊镇双溪小学:

  1名老师,16名学生

  杨花乡大山学校:

  1名老师,1名学生

  张坊镇白石小学:

  2014年7名学生,2015年18名学生,

  2016年38名学生

  宁乡县

  花明楼镇靳江小学:

  2名老师,2个班28名学生

  流沙河镇长冲小学:

  2名老师,2个班16名学生

  流沙河镇奇观小学:

  2名老师,2个班14名学生

  煤炭坝镇煤城中学小学部:

  2名老师,1个班26名学生

  长沙县

  高桥镇峡山小学:

  4名老师,3个班27名学生

  黄花镇大兴小学:

  师生加起来仅20多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