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长沙:从72人到50人,大班额是怎么少掉的

2017-09-28 10:54:15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岳霞 编辑:彭佩

  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岳霞

  在一个70多人的班上学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对孩子而言,是“认识的同学比一般人多”“成绩差得不那么突出”“QQ群都是大群”“毕业照上看不清脸”“老师记不清名字”“喊起立站不直”……

  对老师而言,是“疲于奔命”,是“一条超载的船在知识的海洋摇摇晃晃地行驶”……

  对长沙这座城市而言,是一段历史时期难堪的记忆。

  从2016年开始,长沙市明确提出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小学、初中起始年级班额控制在50人、55人以内,大班额率由2013年的46.67%下降到2016年的25.14%,2017年大班额率继续下降。

  人是怎么少下来的?说降就降的数据背后,其实不容易。

  记忆 每科要两三个课代表才能搬动作业本

  72个人,一眼望过去都是黑压压的小脑袋,这是砂子塘泰禹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梁艳六年前接手这个“超级班”时的第一印象。

  教室一般是9米左右长,8米左右宽,课桌平面面积大约0.8平方米。“五大组,十个小组,两边顶边,八竖排”,座位是排下了,留下来的空间余地就不大了。第一排自然是顶到了讲台,最后一排直接顶到墙壁。每组之间的间隔也很小,老师要走下去的话,需要侧身才能走动,宽窄度很考验老师身材。“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感觉还好,到了六年级,孩子们都发育得很快,有的孩子窜到了一米七的个头,一眼看过去就全是人头了。”

  这样的密度,当然给教学带来了不少困扰。梁艳说,人少的时候,下面有同学搞小动作,老师在讲台上可以一目了然,“但是人这么多,孩子在下面搞小动作真的看不到。”

  上课必须要戴扩音器,有时候讲课必须要走到中间,后面的同学才听得清。

  这样的密度,在低年级还有不少告状到老师这里寻求公道的“纷争”:“由于有两组同学是顶着左右墙壁的,这些同学要出来的话,必须要借道,要同桌让位。”低年级的学生,总有情绪任性的时候,外面的同学不让,里面的同学出不来,把尿急在裤裆的都有。

  72个人就意味着每一次作业都是72本。班上每门课代表都必须选两到三位,“因为一个人搬不动那堆本子。”记者以一年级的数学练习册《学法大视野》为测量对象,每本约8毫米厚,整班的作业高度为57.6厘米,显然超过了一个孩子能够承受的极限。

  对老师而言,看作业量大,除了上课,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看作业。梁艳说,语文作业比如作文,几乎做不到面批,“有个小检测都只能在家里批改。”

  一毕业就到长沙市实验小学工作的刘颖老师,已经带了4个大轮回班级。所谓大轮回,就是从小学一年级带到小学六年级,班级人数分别是47人、52人、56人、62人。人数的变化,跟长沙市入学人数的轨迹相似。

  “以前人多的时候,我们最多能关注到的就是‘两头’:调皮的孩子和爱表现自己的孩子。那些中间地带,安静不需要老师操心的孩子,大部分会被老师忽略,有些孩子也许整天都没有机会跟我交流。”这是她特别遗憾的。目前长沙市实验小学人数最多的是四(5)班,有68人。

  说起带超级班的经历,所有的老师都是一个词:焦头烂额。

  原因 最主要是城市扩张,务工人员带来随迁子女

  这么多人,都是从哪里来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促成了班级的“人山人海”。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长沙市城市扩张,源源不断进城的务工人员带来了不少随迁子女。2017年春季,城区共接收义务教育阶段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100652人,全市4.63万名留守儿童全部入学。记者从长沙市教育局获悉,最近几年每年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人数都已十万计。2014年进城务工人员子女95714人,2015年100092人,2016年100752人。

  多所小学校长跟记者介绍,一般一所新学校建立后,第一二年稍微宽松,到第三年就会爆满。芙蓉区育英西垅小学原是城郊结合部一所小学,刚开始,入学就读的80%以上是进城务工人员子弟,校长陈智贤介绍,城区其他学校接收不了的生源,芙蓉区统筹规划,育英西垅小学就是接收大户。

  不过几年后,情况发生了逆转。随着城市迅速扩张,育英西垅小学周边楼盘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入学学生激增。“早几年对班额管控不严,每个班肯定要到60人以上,但是最近两年严控大班额,学校接收完周边配套楼盘学生后,根本没有太多空余学位。”今年不少想就读育英西垅小学的进城务工人员子弟,不得不被分流到中心城区的小学去就读。

  砂子塘泰禹小学校长李臻表示,72人一班,就是因为周边的楼盘集中入住,“2012年插班的孩子特别多,有些家长为孩子读书而购房,学校也无法拒绝孩子就读,所以最后出现了超大班级。”

  早几年可以进行的“择校”,对大班额的形成也有小小“贡献”。育英小学、育才小学、大同小学、砂子塘小学、枫树山小学……长沙家长手中都有一张“名校清单”,这些学校是家长择校首选,“挤破脑袋都要进”。

  孩子已经读初三的张先生还记得带着孩子第一次到枫树山小学本部报到的情景:教室里黑压压都是人,课桌已经顶到了讲台旁,“我一个朋友还在找关系要进学校,当时校长带他到教室里说,你只要在这个教室还能放下一张课桌就把你崽收进来。”

  破解

  取消择校生  小区配建解决入学难

  入学人口增起来,新学校建起来,今年秋季长沙新增学位约80000个,就是为了满足不断大幅增加的学位需求。

  学校建设怎样合理地跟上人口增长的速度?根据《长沙市城市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管理条例》规定,新区开发和旧区改建时,每4000户居民以上住宅区应按标准规划配置小学、幼儿园,每8000户居民以上住宅区还应按标准规划配置中学。分散开发建设的住宅,必须按照批准的详细规划解决中小学校、幼儿园的增容。这就是说,随着长沙城市建设向周边延伸,将根据地域大小和住户人数同步规划、同步建设配套学校,以满足教育规划发展的需要,帮助小区解决学生的上学问题。

  这种配套建设解决入学模式被称为“长沙经验”,并被其他城市学习推广。

  另外2015年开始,长沙取消择校生,实行中小学“公办不择校”,也给大班额产生“踩上一脚”。

  不少学校也在现有资源上进行挖掘,进行扩班。严格限制大班额的第一年,大同古汉城小学扩招4个小一班,育英西垅小学则扩招5个班。

  记者从长沙市教育局获取的资料显示,今年长沙市中小学校严格执行招生计划,公办学校学籍异动由2013年12%左右到今年实现“零择校”,没有招收一个择校生;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率由2013年的46.67%下降到2016年的25.14%;今年秋季,小学、初中起始年级班额控制在50人、55人以内,且无任何重点班、实验班,真正让人民群众享受优质公平的基础教育。

  效应 孩子能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因材施教才有可能

  控制大班额给学校带来的压力就是班级增多,老师需求更多,这两年校长感受到的就是“人慌”,没人。

  按计划,2016-2018年全市将新改扩建小学102所、初中39所,分别新增小学学位约14万个、初中学位约8万个。根据这种增幅,缺老师现象还将延续一段时间。

  长沙市实验小学书记王云霞说,学校再扩班已无空间,“目前大部分功能室都被教室占用了,比如我们的形体室、音乐室、美术室、体育室都挪做了教室。”

  班额变小,老师轻松了,但是获益最大的,还是孩子。刘颖老师说,孩子其实非常期待老师的关注,老师也只有认真关注到了孩子,才能做到“因材施教”,对于孩子来说,没有好学生坏学生,只有有特色的学生。孩子少了,自然获得老师关注目光的机会就多了。

  梁艳老师又带了新一届小一班,现在班上48个,不管是批阅作业,还是上课都轻松许多,孩子一举一动都可以关注到。管理方面,做操两条队伍看得到后面,以前是看不到后面的,特别是高年级个子高的时候,“我努力做到能关注到每一个孩子。”

  刘颖老师今年秋季又开始从小一班带起,班上一共49个孩子。人数的减少对她而言最欣喜的就是,她可以尽可能地给每一个孩子提供舞台,“中间地带”的孩子也不会被忽视。“以前搞活动,因为人数太多,一般都是先分组,在小组里竞选出代表参加。但是现在班上搞活动,可以尽可能地让每一个孩子都参加。”还比如中午吃饭,孩子有没有光盘,作为班主任,刘颖老师可以每个孩子都拍照给家长看看,“反正就是感觉到有更多的时间关注孩子们了。”

  在王云霞看来,减少了班额,才真正是回到了教育的本质。以前,人多了,老师的精力有限,难以兼顾,现在,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教育教学。“以前要顶住多方面的入学要求,确实很有压力。现在班额就是一条红线,大家都很明了,我们也可以全心全意静下心来办教育。”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