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长郡中学】李韵帷:答案在风中飘荡

2017-03-06 10:08:14 来源:红网 作者:李韵帷 编辑:苏小莉

  作者:湖南省长郡中学1519班 李韵帷

  指导老师:谭玲

  多年以后,当人们诗意地栖居于风和日丽的星球上,有人将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乱花迷眼的华林。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当烟云尘嚣的帷幕缓缓掀起,不知所措地沉溺在壮阔缤纷的全境之中。物欲是人心的外化,是深不可测的浓雾,是光怪陆离的纷繁,是乱花迷眼的华林。

  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哪个时代没有这样一片华林,雾气氤氲在林中久久未散,夏花绚烂迷人双眼。可曾又有谁捕捉到林间的一缕微光,点染出困惑中的一丝清醒,浸染出浮尘之上的一缕淡然。金碧辉煌的物质文明,如陀螺般高速旋转。将个体团团围住,不留间隙,庸碌之辈自是遵循它的轨迹,而忽略一圈圈划痕,刻在心里。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以彼岸的高度来俯仰人世。该去拯救吗?该选择无声吗?科技祛魅的现世,物欲像是无情的飓风,思想和精神的支撑敌不过它轰轰咆哮,道德和原则被吹散一地,空留凄厉在风中飘荡。物欲来蔽,社会憔悴。现代社会有一些笑而不语者他们自认为早就洞彻了社会现实的丑陋,有限人生的无聊,以及世俗权力的愚蠢,远远伫在风暴圈外。我们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那个装睡的人决定自己醒来。我们无法停歇狂风骤雨,除非日出扶桑方见庐山。

  博尔赫斯曾这样预言道:人们越来越屈从于穷凶极恶的事情,要不了多久世界上全是清一色的武夫和强盗了。在时代交替的过渡期,困惑会在每一个独立思考的人心中滋生。而我们该如何抉择?长久以来,道德是人类行为的底线,一切罪恶和卑劣的斩刀,正义和道德的稳固能催生光明和成就英雄,因为它会让人们在面对危险的抉择时做出伟大的决定。

  为学,做人,都是为发现微光而埋的伏笔。光明贯穿历史,遍布世界,产自人类精神深处那片冰冷之地。战士们心中的信仰,奔跑在前线那纯净的勇气无不溢着美,纵使面对生的毁灭,灵魂依然容不下尔虞我诈的眼神,利害之风无法侵入勇者的内心。放弃一切东西比人们想象的要容易些,困难在于开始。一旦你放弃了某种你原以为是根本的东西,你就会发现你还可以放弃其他东西,以后又有许多其他东西可以放弃。当人心被物欲一点一滴地残食剥吞,我们又为何物坚守而追寻?

  天苍苍,野茫茫,却是一片穹庐笼盖四野,穹顶之下,风沙遮眼,人们纷纷低下高贵的头颅,拜倒于掌中方寸之间,眼前是"饕餮盛宴"倒也忘了伸伸手抖擞抖擞精神。人们能畅谈车房银票,却不愿停下脚步思考纪伯伦所说的“我们为何而出发”。许多人深夜会纵情吃喝玩乐,却很少有人感受那份“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雅致。当一声声呼救响起,有人却笑而不语。当邪恶露出马脚,有人却视而不见 。当一声声炮弹响起,有人却习惯性地忽略流离的伤痕。惟客观之物质世界是趋,使性灵之光愈益就于黯淡。

  黑夜如同一场墨色的大火,你的所见所闻都使你感到灵魂的匮乏与饥荒。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它。”

  我们该徘徊于原地,麻木地沉沦,让物欲之风肆虐人间,答案继续在风中飘荡,任精神的高地被物欲所占领?

  万年以前,当湿冷的星球被普罗米修斯的火种照亮,从此打破了漫长的黑夜,新的时代将要来临。选择当普罗米修斯的人,就注定要直面飓风和利喙。这是在物质世界与精神家园中的追寻,这是情感与理智之间的抉择,这是在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诗意地栖居”之间寻觅的答案。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这样一片华林,自然也有拨开云雾如宝玉般的人。

  我在,我存在。

  鲁迅将自己的生命与远方相连,他愿肩负那黑暗的闸门,却又陷入无物之哀。他血肉模糊,只得努力寻找现实的存在,以思想的力量加以反抗。他是一个向坟的过客,也是理想的永恒朝圣者。

  海子说,我的灯和酒坛上落满灰尘,而遥远的路程上却干干净净。在理想主义者的精神世界里,只有一条路,一条河,和无边的旷野。那条大河从天边涌向天边,他们以血肉之躯追寻太阳,像远古的英雄。

  在殿堂和田垄之间,秦玥飞选择将一份份学历反转成一次隆重的返回,脚踏泥泞,俯首躬行,在荆棘和贫穷中拓荒,洒下的汗水是青春,埋下的种子叫理想。守在悉心耕耘的大地,静待收获的时节。

  一个人仰望着那里,轻微战栗,坚硬,明亮以及眺望中,始终跳跃的是初心。一群人企盼着远方,是日出江花红胜火的耀眼折射出最初的梦想。

  多年以后,当人们诗意地栖居于风和日丽的星球上,有人将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日子里有人的坚守与追寻,它唤醒了华林里的性灵之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