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北京市第二中学】唐竟珅:哑巴叔叔

2016-03-26 22:12:25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唐竟珅 编辑:苏小莉

    相关阅读:

  【北京市第二中学】唐竟珅:穿越京西古道

  【北京市第二中学】唐竟珅:父亲的草鞋
  
  文\北京市第二中学高三五班 唐竟珅
  
  在湖南衡阳老家院子里住着一个哑巴叔叔,应该比我大十岁以上,似乎天生就是一副哑巴相。宽宽的额头向前凸起,及到眼眶处却又有些夸张地凹了下去,两颊深陷,与嘴巴有点不协调地搭配在不匀称的脸蛋上,脸型看上去总有些怪怪的。尤其是那张似乎永远合不拢的嘴,一直“啊吧呵吧”地唤个不停,就跟他的名片一样,一下子就能让人把他从人群里区分开来。童年的孩子一般都会对有悖于常规的人或事比较好奇,因此,我懂事时起,只要看见哑巴,就会被他“咿咿呀呀”的声音吸引,好奇他到底想说些什么,为什么就他一个人不会说话,心里同时很是同情。长大后慢慢才知道,哑巴不止是哑,身世也很是可怜。
  
  哑巴家虽然在唐家院子,自己却并不姓唐,而是村落里唯一的外姓,大家都叫他章哑巴。哑巴有父母,却只是养父母,据说哑巴生下因被诊断为先天不会说话,几经转折,便与另一个孩子一道被没有生育能力的养父母领养。由于养父那时还曾在镇上有一份工作,哑巴两兄弟的童年在物质上过得倒也并不比其他人差。遗憾的是,宠爱他们的养父过世得很早,哑巴只好克服艰难,学起樟树坪里的传统篾匠手艺谋生路。我小时的印象里,就经常看到哑巴挑着自己编的竹席、谷箩、簸箕等到迎渣江镇老街上去赶场。哑巴应该是很喜欢小孩,记忆中每次看到我,总会莫名其妙地老远就对我竖起大拇指,满脸的微笑,充满着一种特别的友善。
  
  农村人都说干活厉害的人有一股哑劲,这用在哑巴身上特别贴切。据唐家院子里的邻居说,哑巴干活有使不完的力气。哑巴年轻时,什么苦活、重活、脏话都干,在生产队是一把好手。所以,在生产队分小组干活时,大家都喜欢跟他一起做搭档,但多是为了沾他一点便宜。哑巴特别好表扬,只要人家对他竖大拇指,他就高兴得手舞足蹈,神采飞扬。如果他不高兴,认为人家欺负他,或对他不好,他就向人家伸出右手的小指,当场抗议,再也不听使唤了。即便是他的养母,如果错怪了他,或者觉得待他不公正,他也会撂下手中的活计,跑到左邻右舍咿咿呀呀诉苦,有时甚至跑到梅树下,对着大家“阿吧阿吧”一通,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哑巴叔叔虽哑,但心不笨。他爱抽烟,以前家里没钱买烟抽,就经常捡地上的烟头抽,有时实在憋不住,就捡一些焦干的瓜藤叶或其它的干树叶,用纸卷成喇叭型,一边抽,一边笑嘻嘻地向大家炫耀,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甚是乐观。哑巴抽烟还很是讲究,生怕因为自己是哑巴被人看扁,外人给烟他抽,他都要像别人一样,左手礼貌地左右摇摆成不要的样子,右手放在下面去接烟的姿势,这也是农村老一套接烟的标准姿势。烟接到手之后,要反复盯着看好久,装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那意思是:“哦,这个牌子的烟不错,我抽过的。”好像很懂烟似的,然后向你伸出大拇指,咿咿呀呀地千恩万谢。一些邻居从外地回家探亲,只要见到哑巴,偶尔也会派上一只烟,给他点火时,他还会很有礼貌谦让一下。点着以后,他会深深吸上一口,然后对派烟给他的人树起大拇指,感谢人家对他的尊重。
  
  因为是哑巴,他的生活注定有与正常人不一样的艰难。哑巴从没进过学校,不认识一个字,因为不能与人正常的交流,一般人也无法理解到他的意思,大多数时间里,虽然面对着芸芸的众生,哑巴却似乎永远只能生活在他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也因为是哑巴,他小时经常被顽皮的孩子们戏弄与欺负,成年后更要经受无法想象的艰辛。
  
  有一次我曾见到院子里的几个小孩,看到哑巴叔叔爱卷喇叭烟,便用干树叶揉碎,卷成喇叭烟状,却偷偷在里面藏了一个小炮竹,结果他一点,炮竹便爆炸了,只吓得他赶紧弃烟嗷嗷叫地乱跑,那几个人看到自己的恶作剧成功,反而在一旁哈哈大笑。当时感觉哑巴真不容易。
  
  后来据说哑巴叔叔出了远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在湖南的安化、洪江、桃源、辰溪等地,到处都留下了哑巴叔叔艰难的足迹。一次去辰溪做篾匠,因坐错了车,竟坐到广西去了,因为沟通困难,哑巴迷了路,一度在外流浪,失踪好几年。谁都认为哑巴会死在外边了,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竟被一个家乡在外卖包的生意人发现,哑巴叔叔在他的帮助下,才又回了唐家院子。家乡人都认为是一个奇迹,哑巴叔叔命大,注定他不会客死他乡。但哑巴叔叔自从那次失踪又回来以后,就再也不敢出远门了,一般都在樟树坪里的偏远农村做点篾匠活。
  
  有些年没见,我对哑巴叔叔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那张虽不太协调但充满着友善的笑脸上。前段听父亲说,哑巴叔叔明显有些老了,但依然坚持自食其力,去周边做手艺谋生计,行踪飘泊不定,偶尔回家一趟,没呆几天,又会扛起那套篾匠的器具,迈向属于他一个人的人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