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大五”“研四”的学生增多 延期毕业利弊几何

2016-03-23 12:02:20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 编辑:杨烊 实习生:胡晓春
  有媒体报道,“大五”“研四”的学生如今越来越多。某校新闻学院申请推迟毕业的学生呈逐年递增的趋势。最多的一个班竟有一半同学申请“延期毕业”,其缩写词“延毕”也有大火的趋势。学生该不该申请“延毕”?学校如何应对“延毕”?本期刊发两篇文章。
  
  可提倡更需提醒
  
  铁铮

  
  “延毕”者在考虑个人因素的前提下,要遵守学校的相关规定。校方也需要不断改进工作,以满足大学生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在“精准”教育上多下功夫。
  
  申请“延毕”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的为了创业,有的为了考研,有的为出国交流,有的为结婚生子……一定意义上说,满足大学生选择接受教育时间的自主性要求,是对受教育者的一种尊重。作为校方,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硬性要求学生们同时入校,同期毕业。可以预见,大学教育学制的灵活性、受教育者选择的自主性,将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可以想象,随着大学教育进一步普及,允许灵活地选择学制,可以为一所大学的竞争力增加砝码。对此,作为大学的管理者,需要有一定的预期和把握,及早准备,制定相应的对策。
  
  我们不该把教育当成商品,也不能将大学教育简单地市场化。但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大学教育在一定程度上不可避免地呈现出其市场性。是一口气读下来,还是间隔一年甚至多年再学习,作为学生有一定的选择权利。只不过,在现阶段和未来较长的时间段里,学校各方面的条件和社会有关的规定及环境,还难以完全满足学生对学制的选择。大学管理者们应顺势而为,对何种情况下允许“延毕”、“延毕”后怎么办,应加以深入研究和审慎制定对策。
  
  科学确定哪些专业的学生需要学多少年完成学业,说难也并非不可做。一般而言,现在的医学类、建筑类就比其他专业多一年。到底硕士生读几年合适,也不宜一刀切。对于那些有特殊要求的专业,本来就该在实事求是的前提下,确定其基本学制。国外大学的学制也有多种情况。大学生们在入学前除了考虑其他因素外,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实际情况,选择是读弹性大的学校,还是较受约束的学校。有约在先,可以减少受教育者想“延毕”而学校不允许“延毕“之间的矛盾。
  
  甘蔗没有两条甜,“延毕”有利也有弊。对于申请“延毕”者而言,要慎之又慎,认真权衡,不可盲目跟风。在“秒杀”时代,一切瞬息万变,早进入社会一年说不定是最佳选择。如果没有确切的目标,没有利大于弊的充足理由,虚度了一年大好光阴,对自己而言是一大损失。如果选择“延毕”,就要为此承担责任。打算读“大五”、“研四”的学生对此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一些人一方面“延毕”,另一方面又要保留在校生的权利,其省点住宿费之类的做法,笔者不大赞成。这对“延毕”者本人来讲,或许非常划算,但在教育资源较为紧缺的今天,不在学校学习却依然占用资源,显然不大妥当。但这类问题解决起来并非难事,有关规定跟上就可以。
  
  对于申请“延毕”者,为自己今后的发展找到一个“最优解”是可以理解的,但教育毕竟是大学和学生双方的事。“延毕”者在考虑个人因素的前提下,要遵守学校的相关规定。校方也需要不断改进工作,出台相应的对策,以满足大学生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在“精准”教育上多下点功夫。
  
  (作者系北京林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
  
  意义不止于就业缓冲
  
  姜朝晖

  
  无论是为了缓冲大学生就业,探索弹性学制,还是鼓励创新创业,延期毕业都是一种好的探索。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大学也要进行研究论证,让“延毕”真正发挥功效。
  
  的确,大学生的毕业人数逐年俱增,到2016年,将有756万的大学生选择就业,形势不可谓不严峻。在此背景下,适当地选择延长毕业期限,对一些暂时未能找到合适工作的毕业生来说,是一种好的应对之策。但笔者以为,大学生和研究生选择延期毕业,其意义绝不止于就业缓冲,而是大学办学越来越包容、学生求学越来越理性的体现。
  
  众所周知,以往大学生毕业后,不管有没有学好知识,或者是否实现高质量的就业,都纷纷进入人才市场,有些大学甚至催着毕业,让学生早日离开校园,造成了一批学生盲目进入社会,或游离在校园附近租房考研,成了另类的“校漂族”。这给社会、学生及其家庭都造成了许多不稳定的因素。若能延期毕业,大学生就能在大学继续学习,为更好进入社会工作或考研,争取更多的机会。据笔者了解,北京一些高校中,就有许多成功的例子,即通过就业缓冲,学生实现了更高质量的就业或争取到了更好的学业深造机会。
  
  从大学办学的角度来说,大学越来越包容和开放,逐渐做到了以学生为本,如允许大学生在校期间选择游学、创业、出国,甚至允许大学生结婚生子。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如今,越来越多的大学实行弹性学制,这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未来甚至可能成为一种趋势,会有更多的大学生参与其中。从大学生角度看,延迟毕业也是主动把握大学学业、规划职业生涯的选择,真正体现了“我的大学我做主”。
  
  事实上,在西方发达国家,大学生延期毕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一方面,许多大学实行弹性学制,学生可以选择4年后毕业,也可以在更短或更长的时间毕业。只要提出申请,理由充分,就会获得学校的批准。另一方面,这与大学“宽进严出”的培养制度和鼓励创新创业的文化环境有关系。比如,美国大学有相对较高的学术标准,本科毕业生4年毕业的只有70%左右,学校对人才质量高度负责。同时,大学也鼓励学生休学创业创新。斯坦福大学的4年毕业率只有78%,就在于学校环境和文化提倡学生创业,学生一旦有了好的想法可以选择休学创业。毫无疑问,高等教育发达国家的经验做法值得借鉴。
  
  当前,国家正在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积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高校作为科技研发和人才汇聚的重镇,完全可以有更大的作为。大学生在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参与创业创新活动。倘若有好的创新点和创业机会,延期毕业未必不是好的选择,高校要提供这样的政策支持,并落实为实际行动。
  
  无论是为了缓冲大学生就业、探索弹性学制,还是鼓励创新创业,延长毕业都是一种好的探索。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并不意味着所有大学都要一哄而上延长学制,大学也要考虑实际情况,并结合学生的实际需求,进行研究论证,同时务必规范相应的制度和配套措施,让“延毕”真正发挥功效。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助理研究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